断爱·一树花雨(选段一)

辽宁迄今为止,累积为客户创作及编辑书稿50余部,总字数逾1000万字,其中的代表性作品有《信仰的灯塔》、《沧桑》、《跨越山川云终开》、《掰直命运的拐点》、《将自己所爱许以余生》、《将每一个角色做到》、《人生座座山》等;累积创作中长篇小说8部,总字数逾350万字,分别为与百度签约的《小恩似恩,大恩如仇》,与天涯签约的《人妖殊途之生死恋》,与礼智文化签约的《寻找对等的爱》、《断爱·一树花雨》、《影子人生》、《村里人的人生观》、《曾嗅花柳之屌丝崛起》、《弥道》,全部小说分别在QQ阅读、掌阅及迅雷阅读

001 花容月貌

想见却又无法见到的沉思,已经没有了“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”的美丽誓言。只像是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为博褒姒一笑,唐明皇恩爱有加却无奈缢死杨贵妃一样,虽然命中已经注定,可是,那种错,坚定地让人向往。惆怅,是别离。

恨云一路赶来,只见:走廊亭坊接连不断,奇花异草争相斗艳,溪水自凉亭而下,无限滋润,花木形态各异,排列整齐,一条通行无阻的大路上,错杂着许多错杂着许多弯弯曲曲的小径,放眼望去,一片茫茫的绿色,不远处的高山像是一座屏风,安放在舒展着胸怀的溪水边上,从山高处托下来的深绿色的山坡,静卧在阳光下,极其娇媚和柔软,万千诗情画意,如花一般飘飞,霎时间了无止境。

然而,再美的风景都无法停止对一个人的追寻和思念。风景再美,美不过人的心。

恨云急往前走,绕两个弯,只见一女子手把着小柳枝,娇羞的面容透着一丝丝伤感。恨云忙赶上去问道:“请问姑娘,你有没有见过一个个头和你差不多的,穿蓝色衣服,长发,佩着长剑的姑娘?”

那姑娘一转身,恨云恰才惊觉:“白嫩的脸庞如玉一般纯洁,向着太阳,泛出淡淡清光,弯弯的眉毛如同新月,微微的笑容如同桃花拂面,水汪汪的大花眼睛轻轻一眨,便如同秋波泛起的涟漪,樱桃小口,如同初春含苞未放的花朵,红唇一启,似是雨过天晴,两边各梳起一个发髻,如飘动着的云彩。修长的身段,如刚发芽下垂的柳枝,脚步一挪,有似燕子剪柳,极其雅致,遍体娇香,千般绝艳,万种妖娆。”

“请问你可是恨大哥,你所要找的人是不是婵娟姑娘?”

此时的恨云,岂一个诧异了得?不料素未蒙面,却已然猜着七八分了。恨云一脸疑惑,忙道:“不知姑娘是何方高人?”

“小女子莫岩,家父在日,常说恨大哥一身英雄气,骨骼健壮,仪容俊美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“岂敢,那都是江湖朋友的抬爱,恨云愧不敢当,敢问尊父是?”

不料莫岩一听见尊父这两个字,突然神情转悲,霎时间泣不成声了,恨云心里暗暗责怪自己,不该提起人家的伤心事,可是千不该万不该,怎么也掩饰不住这淡淡的却又直透人心的哭声。

哭,无疑是悲凉的,也是撕心裂肺的。只是此时,少了一个能和她一起哭的人,但或许她更需要的是一种安慰,陌生人的也好。毕竟人的灵魂深处,都是渴望被爱,渴望被关心的。

恨云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悄然将自己的手帕递了过去,莫岩看见,止住了哭声,轻拭两角的泪珠,道:“让恨大哥见笑了。”

“姑娘哪里话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或悲伤,或忧郁。你要是难过,哭出来就没事了。只是恨云鲁莽,胡乱言语,请姑娘见谅。”

“恨大哥,我听说婵娟不在你的身边已经有些时日了,不过请恨大哥放心,依我看来,婵娟断然没有性命之忧的,那些歹人之所以抓走婵娟,是觉着恨大哥武艺高强,重情重义,威名远扬,无人匹敌,肯定是想以此来要挟恨大哥,我想他们肯定会派人和你联系的。”

“纵然如此,一日不见,我便一日难安。只恨,我要是一个凡夫俗子该多好,现在连一个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,枉为习武之人。”

二人俱各感怀。

所有的美好背后都蕴藏着无数的毁灭,只有身处逆境才能求得你想要的境界,不论你目前是幸运的,还是不幸的,都不是上天与命运的安排,而是,风雨之后,将要为你平添一道新的彩虹。

莫岩见恨云如此自责,一石激起千层浪,她心里的涟漪也禁不住荡漾开来。但还是安慰道:“恨大哥莫要如此神伤,凡是大爱都是经过无数的坎坷的,如果一直风平浪静,或许就没有那朵为你们盛开在激流中的浪花。”

恨云满是感激的眼里有了一丝丝安定。

莫岩接着说道:“很多事情我们无法预料,但凡事我们都去努力,阴云密布的天并不是可怕的,可怕的是人心里失去了对阳光的向往。恨大哥,婵娟姑娘吉人自有天相,恨大哥莫要伤心了。”

站在痛苦之外规劝处于痛苦中的人毕竟容易得多,可是此时的莫岩,又何尝不是呢?

听了莫岩一席话,恨云霎时觉得云开见日出了,心里也暗暗称奇,不料一个弱女子竟有如此见地。但莫岩毕竟是伤感的,她的眼神处处透着悲凉,恨云道:“莫岩有什么心事,大可说来,恨云不才,若有用得着的地方,定当万死不辞。”

“恨大哥,实不相瞒,我是逃难至此。见此处山水灵秀,故而暂作停留,缓一缓脚力,不曾想在这里遇见了恨大哥。”

“逃难?”恨云觉得不解,“究竟发生什么事情?”

“恨大哥,你可知道枫雪山庄?”

“嗯,不过我听说大庄主虎敬柏一家已惨遭灭门,我正想去查个究竟,大庄主素行仁义,爱护百姓,终却落得如此下场。”

莫岩长叹一声,淡淡的眸光直射苍穹。像是要告慰自己的爹娘,又像是恨自己是女儿身,大难临头却无法扭转乾坤。

“恨大哥,莫岩正是大庄主的犬女,至今枫雪山庄大庄主门下的幸存者。”

“恨云道,看姑娘的言行,一定是个大家闺秀,只是不曾料想竟然是枫雪山庄大庄主的千金,苍天无眼,致使你全家遭此大难,莫岩,节哀顺变!”恨云掷剑入地,抱拳道:“大庄主,请放心,我一定为你洗清冤屈,还你公道。”

莫岩道:“谢谢恨大哥,我爹娘若在天有灵,定当含笑九泉了。事情已经过去了,伤心也是没有用的,我只是感到很不平,人心险恶,有什么人是值得相信的?”

002 相识已是荣幸

当太多的背叛无情地擦伤了纯洁的心灵,当太多的离别肆虐地充斥着微笑的脸庞,敢问有什么是真的值得相信的?毕竟,血的教训是真实的,是惨痛的,也是难忘的。

恨云道:“莫岩莫要失望,不管你信不信得过别人,我希望你能相信我。”

“谢谢恨大哥,家父曾言,恨大哥重情重义,是个堂堂正正的君子,今日得见,已是万分荣幸,莫岩岂有不信之理?只是这些都是莫岩的家事,不劳恨大哥操心了。”

莫岩说这句话的时候,是犹豫的,因为他深深地感觉到了,人,值得相信的是自己,相信自己才是成长的开始。有些人很爱你,很疼你,可是,当你需要他的时候,他又在哪里呢?只是任何时候,你能感觉到他的存在,心里希望闻到他的气息。

恨云道:“不知莫岩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对了,你能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莫岩见恨云问起自己的家事,良久沉默不语,但是她能感觉到,恨云是认真的,他真的想知道真相,真的想去还大庄主虎敬柏一个公道。

莫岩想了想,道:“恨大哥,你真的很想知道吗?”

“当然。”恨云不假思索随口而出。

那些噩耗,怎么忘也忘不掉,怎么抹也抹不去。在恨云的追问下,一幅幅画面如刺刀一样刺透她的心,血流不止。莫岩道:“那个下午,突然来了几位不速之客,未等门丁通报,便强行闯入,我爹爹听到外边一片嘈杂声,出来一看,原来是花涧溪啸天和楠炜会会长龙吟聚众前来,爹爹见来者不善,立即吩咐庄客戒备。”

莫岩说着说着不觉哭泣,但是她还是强忍伤痛,回忆起了这悲惨的一幕,那:

虎敬柏道:“住手,不知我枫雪山庄有哪里得罪了二位高人,烦劳尊驾如此劳师动众?”

啸天手把手中的长剑,道:“哼,我们今天前来只有一个目的,你让我们带莫岩走,我保你们全家平安,否则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。”

原来花涧溪啸天和楠炜会会长龙吟一直垂涎莫岩的美色,曾经多次派人上来提亲,可是每次都吃闭门羹。大庄主虎敬柏就只有这么一个千金,说什么都是不肯,天下那个父母肯拿自己女儿的幸福做赌注呢?

虎敬柏道:“莫岩要是自己愿意,我也不会拦着,男婚女嫁,人生之大事,你们也都是为人父母的人,应该理解儿女的心思,为何如此苦苦相逼呢?再说了,莫岩只是一个,而你们两个人要娶,就不怕外人耻笑?”

龙吟道:“至于莫岩花落谁家,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,用不着你来操心,你若是答应,我们亲上加亲,强强联手,日后飞黄腾达,不在话下,若是执迷不悟,请试我鞘中宝剑。”

虎敬柏突然大笑:“好你们两个不知廉耻的家伙,年近半百,还争着给我做女婿,只是老夫福薄,无心消受。你们鸡鸣狗盗之辈,若要真的真的和我们堂堂枫雪山庄联手,那是我们的耻辱。你想带走莫岩,简直是痴心妄想。请回吧,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。”

龙啸道:“世人都说你的悬水叠浪和落叶剑法举世无双,只是未曾亲见。今日就让我等开开眼界,出招吧。”

虎敬柏大喊一声:“保护公主。”于是大批庄客将公主围起来,个个都一脸肃杀,手握重器。

虎敬柏双手合勾,纵步前起,搬肩起膝,盘旋如飞,一个双手抱月式,从空击下,龙吟与啸天人将虎敬柏团团围住,形成合击之势,若即若离,虚伸开合,似是足摄清风,身浮太虚,若是平常之人,即使有还手之力,也是困兽之斗。虎敬柏艺高人胆大,一掌推将出去,几近龙吟的胸膛,龙吟迅速转身,一脚猛踢过来,虎敬柏右臂上提与眉齐,身体向后收缩,一跃而起,双腿连环击,啸天和龙吟微退几步,环而又来,其打斗之处,微尘扬起,枯木粉碎,飞沙走石,崛地三尺。

虎敬柏迅猛如闪电,出招似流星,一会儿工夫,啸天与龙吟便双双倒地。他们带来的人见两人战败,多半弃剑而逃,剩下的两膝发软,摇摆不定。

此时虎敬柏才松了一口气,道:“我一向以仁义待人,这么长时间以来,未曾亏待你们楠炜会和花涧溪,而你们却屡次挑衅,出手伤我门客,杀我门人,而今我就为他们讨个公道。”

说时迟,那时快,只听得一声惨叫,突然一个黑衣人破窗而入,朝虎敬柏猛击一掌。虎敬柏口中吐血,颓然倒地。

虎敬柏费力地举起手指向那个黑衣人,说道:“竟然是你,竟然是你……”又拼尽全力大喊一声:“莫岩,快逃。”说罢,没了气息。

阴险的敌人是你在明他在暗,关键的时候总给人致命一击。

一旁的莫岩,早已经泣不成声了。

黑衣人手一挥,一批紫衣人腾空而下,此时,龙吟和啸天也吩咐手下人说:“除了莫岩,将大庄主家中老小和所有门客全部杀光,一个都不要留下。”

一场血战就此开始。

此时的情景,就有如太平天国的巷战,难逃四个字:寡不敌众。于是随着惨叫声,一批一批的人倒下,但是一批一批的人又顶了上来,因为他们后面站着的,是莫岩。与其说是莫岩,还不如说是枫雪山庄大庄主虎敬柏的女儿,疼爱的女儿。

只听得有人说道:“大庄主带我们恩重如山,我们报恩的时候到了,剩下的人跟我上,后面的带公主快走。”话音没落,又是一声惨叫。

什么重情重义真汉子,这就是。一群普通的平凡人,宁愿一死,也要保护好大庄主的家人。他们没有临阵倒戈,没有临阵退缩,虽然等待他们的不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,但是他们从容赴死。这样的人,是英雄吗?我认为是。

伴随着一声声惨叫,除了大庄主的贴身保镖须谷和莫岩,其余人全部被杀死。黑衣人道:“我等这已经等得太久太久了,你们务必要抓到他们,若有差池,提头来见。”

003 逃难

莫岩和须谷跑了一路,几乎精疲力尽,但是后面的马蹄声越来越清晰。

须谷道:“公主,你身上的衣服过于鲜艳,赶快和我换换,我朝东引开他们,你换上我的衣服,等马蹄声一过,便朝西走,去找冰锦宫宫主,到了冰锦宫就安全了,要快。”

“那你怎么办?”莫岩问道。

“我甩开他们就来冰锦宫找你。”

两人换好了衣服,须谷道:“公主,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,否则我做鬼也没脸见庄主。”须谷突然扑通一声跪下了,对着莫岩连着磕了几个响头,额头触地太猛,血流斑斑。莫岩见了万分不忍,道:“你这是为何?”

须谷突然放声大哭,边哭边说:“小姐,快去那边的林子里躲起来,快。”莫岩会意,赶忙向着前边的密林处跑去。

须谷哭什么呢?他哭,不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免不了一死的命运,而是此时,他的死不能保证莫岩的安全。即使他死了,莫岩一定能安全到冰锦宫吗?但是他顾不了这么多了。

须谷飞身向东,后面的人只看得衣服,便朝着须谷追了过来。两腿快不过四蹄,何况是早已经精疲力尽的双腿。须谷终究被追上了,但是他已经尽可能的把来追的人引出了好几里地。对他来说,这够了。

那群紫衣人围了过来,一看上当了,便喝道:“公主呢?快说,不说,我就送你见阎王。”须谷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丝丝笑容,转而哈哈大笑,任凭那群人怎么问,就是一言不发。突然有人说:“杀了他,杀了他。”

须谷这才开口:“慢,你若杀了我,永远找不到公主。你们先让我缓一口气,再说不迟。”

紫衣人表示同意。

一会儿,须谷道:“我只能说给一个人听。”

前面的紫衣人手一招,后面窜出来一个,他便上前。刚俯下耳,只听得扑哧一声,那人便往下倒。须谷笑着说:“临死之前拉一个垫背的,够了。”然后大喊一声:“庄主,我来了。”

紫衣人见状,一拥而上,将须谷砍为肉泥。

……

“恨大哥,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,我一路逃来,恰巧就在这里遇见了你。”

恨云问道:“出手伤大庄主的人到底是谁?他肯定和大庄主认识,并且大庄主一定很信任他。”

“是谁我一时还说不上,但是我相信总有水落石出的。大庄主一家除了我无一幸免,而二伯父一家却毫发无损,我想他逃脱不了干系。”

“此事确有许多疑点,莫岩,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你也不要过于伤心,还请节哀顺变。不知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?听你的说法是要去找冰锦宫宫主清雨,可是路途遥远,吉凶难测,你一个人势单力薄,万一遇上什么坏人也独立难支,再说冰锦宫会不会接纳你还不得而知,我看你还是跟着我比较安全,或者我送你一程也好。”

“多谢恨大哥美意,你还要去找婵娟姐姐,就不用在我身上费心了,你放心,他们想要抓到我,也不会那么容易,再说生死有命,要是上天定要收我,那谁也救不了。”

恨云又待要说,莫岩打断道:“恨大哥,时间不早了,你还是赶快上路吧,婵娟姐一定很想你。”

恨云想到婵娟,也不勉强:“那姑娘多保重,恨云告辞。”

两人惜惜而别。

恨云走不多时,一阵哒哒的马蹄声,那帮紫衣人已经跃然眼前。紫衣人四处扫视,只远远看见一个老叟,走近时,只见那人一身乞丐打扮,乱蓬蓬的头发黑中泛着白,脏兮兮的衣衫大补丁生出个小补丁,松松垮垮,长短不齐,穿一双千疮百孔的草鞋,手里捏着酒袋,边走边喝,步履蹒跚,歪歪斜斜,似有醉意,嘴里还不停地唠叨着什么。紫衣人见状,大喝道:“嗨,老头,我问你,有没有见到一个姑娘从这里经过?”

“什……么,姑娘,连个蚂蚁都没见着,还姑娘呢。”老叟说话吞吞吐吐的,紫衣人好不容易才听清。

有一个紫衣人道:“我看着死老头神志不清,问也白问,我们还是沿路向前寻去,说不定能赶上。”

前面的紫衣人点点头,说道:“弟兄们,追。”

马蹄声似风声,一阵呼啸,极速而过。

老叟出了一身冷汗,原来这老叟正是莫岩,莫岩知道他们肯定会追过来,所以提前化妆,果不出所料,幸好有所准备,一时瞒了过去。莫岩心想,他们肯定不会就此罢休的,我要是去冰锦宫,迟早要中了他们的埋伏落入虎口,那时一切就晚了。想罢,干脆到民间呆几天,躲躲风声再行打算。于是莫岩改变了行程,朝着一条小路走去。

紫衣人追了一程,丝毫不见莫岩的踪影,领头的道:“我想莫岩一定会去冰锦宫,来啊,在各个要道加派人手,若有消息,速速通报。若抓住莫岩,重重有赏。”

“是”。手下人分头行事,一会儿便布置完备。

莫岩走了一路,又饥又渴,随身一摸,身无分文,更要命的是,放眼看去,四处杳无人烟,莫岩心想,再这样下去在被抓住之前就饥渴而死了,一定要抓紧赶路,寻个栖身之所,要不这荒郊野路的,如何是好。莫岩心里给自己暗暗鼓气,打起精神托着疲惫的步伐继续前行。

走不几时,只听见有人喊:“救命,救命啊,救命……”喊声越来越近。莫岩有点害怕,但还是冷静下来,仔细看去,只见一个汉子正在追赶一个姑娘,只见那汉子大半身赤裸,边追边喊着:“小娘子,别跑啊,等等我,小娘子,等等我。”那个姑娘蓬头垢面,衣衫不整。莫岩一看,便料着七八分了,可是自己一个柔弱女子,该如何是好?可又不忍心不管。莫岩向外瞅了瞅,见前面的路上乱石一片,心想,伤人的石头不在大,只要能中要害,定能救下这个姑娘的性命。

004 拜师学艺

那汉子喊道,小娘子,别跑了,你再跑我就对你不客气了。话音未落,只听得一声响,那汉子便扑通倒地了,可是那姑娘还是一股劲往前跑,边跑边喊着:“救命啊,救命……”

莫岩大喊道:“姑娘不要再跑了,姑娘,姑娘……”喊了半晌,那姑娘才回头,一看,见那汉子已经倒在了乱石之中,便瘫倒在地,半天哽咽着说不出话来。

“姑娘,那人已经晕过去了,估计一时半会儿不会醒来,你先好好休息喘口气。”

许久,那姑娘才冷静下来,激动地道:“多谢姑娘相救之恩。敢问恩人芳名?”

“我叫莫岩,你叫我名字就可以了。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我能叫你岩姐吗?”

“行。”

姑娘哭道:“岩姐有所不知,这个村子名叫下沓村,花涧溪的人在村里横行无忌,就跟强盗一样,把村里的大小财物都一卷而空,谁敢反抗就把谁活活打死,然后把男的抓去做苦力,漂亮的女的抓去先给花涧溪的头领们玩,耍够了就给手下的人。”

莫岩听了不觉气愤,道:“花涧溪真是一帮禽兽,如此做法,定遭天谴。对了,姑娘,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

“岩姐,民女梅雪,给岩姐行礼了。”

“实不相瞒,我也是一路逃难到此,本以为是太平之地,想过来避避风声,不料竟是如此光景。”

莫岩和梅雪说起各自的遭遇后抱头痛哭。

莫岩道:“梅雪,如今我们都受人迫害,无家可归,今天能在这里相遇,也算是缘分,不如我们就此结为姐妹,以后共患难,同进退,你看可好?”

梅雪求之不得,道:“能和岩姐结为姐妹,那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。”

于是二人同声道:“莫岩,梅雪今日结为姐妹,不求同生,但求同死,无以为誓,割发以表真心。”说罢,二人以头叩地,触地流血。

梅雪问道:“岩姐,如今我们如何是好啊?”

莫岩道:“梅雪,你也看见了,这个世上,弱者任人宰割无处可逃,强者胡作非为逐鹿天下,我们一直逃下去也不是个办法。在我看来,只有自身的强大才能保证自己真实的存在,我听说有一对师徒隐居在燕宝山上,燕宝山距此不远,我们可前去投靠他们,一来暂时寻得他们的保护,二来也可拜师学艺。”

“这样好是好,可是我听说燕宝山的大师梦雪很少收徒弟,我们此次冒险前去,不知道会不会如愿以偿?”

“不去试一试怎么知道呢?天色不早了,我们要加紧赶路,寻个人家先安顿下来。”

“岩姐,此处除了下沓村,别处荒无人烟,我看你一定饿了吧?我知道这林子里有野菜,可以生吃,野菜水分多,也可以解渴,只是不知道岩姐吃不吃得惯?”

“有什么惯不惯的,这荒山野岭的,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。”

“好,那我们这就去。”

梅雪一回头,看见那个大汉还躺在那里,问道:“岩姐,这个人怎么办?”

“此人为虎作伥,留下来是个祸害,如果他醒过来一定会带人来找我们的,到时候我们的麻烦就大了。”

“那如何是好?”

“这种人活着也是行尸走肉,梅雪,你过来帮忙。”

莫岩和梅雪抬起一块大大的石头,狠狠地向那汉子的头部砸去,顿时血肉模糊,鲜血满地。

梅雪看见满地的鲜血,顿生恐惧,莫岩看出了她的心思,开解道:“梅雪,不要害怕,这种人活着也是浪费,再说,如果他回去,会对我们产生很大的威胁,我们不杀他迟早就会被他所杀。走吧,不要想那么多了,我们去弄些野菜充饥。”

“岩姐,我……”

“好了,梅雪,不要害怕,没事的。”

说罢,梅雪和莫岩便去林子里找野菜。说来也快,这种野菜虽然很少,但是对于常在这里出没的梅雪来说,采集起来也毫不费力。但毕竟这种野菜数量很少,就算全部采集起来也不够填饱肚子。因为这种野菜叶子很苦无法下咽,只有菜芯勉强能吃下去。梅雪道:“岩姐,我们家小时候穷,常常靠采集野菜为生,慢慢也就习惯了,我看岩姐肯定是大家闺秀,这样的生活让岩姐受委屈了。”

“梅雪哪里话,都是父生母养的,你能吃的我也能吃,再说了,能填饱肚子就已经很不错了,哪里还去计较这么多,说来我还要感谢你呢,要不是你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“那好吧,岩姐,我们一起吃吧。”

莫岩还不知道怎么吃,就看着梅雪,梅雪把野菜的叶子都剥了下来,只剩下新鲜的菜芯,这才递给莫岩,莫岩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一口气便吃了很多。

吃着吃着,莫岩便觉得奇怪,问道:“梅雪,你怎么只吃菜叶子呢?”

“没事,菜叶子比较甜,我喜欢吃甜的。”

“是吗?那我也尝尝。”

莫岩便拿了一把菜叶子塞进了嘴里,还没嚼上几口,便被呛着了,直咳嗽着不停。便道:“梅雪,你骗我。”

梅雪赶忙道:“都是梅雪不好,让岩姐受苦了。”

“梅雪,你怎么不给我说这叶子是苦的,你吃了这么多,不觉得苦吗?”

“岩姐,这叶子太苦,我怕你吃不惯,岩姐吃得好就行,我吃什么都无所谓。”

“梅雪,你太傻了,你怎么能这样呢?”

“岩姐,我的命都是你救的,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。我虽是女子,但是也懂得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道理,岩姐,你不要怪自己了。”

梅雪感动得流下泪来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道:“梅雪,以后不许你这样傻了,虽然以前咱们生活在不同的环境中,可是而今我们已经结为姐妹,就要同吃苦,共患难,你以后要再是这样,我就当做没有你这个妹妹。”

“岩姐,我记住了,你不要生气,我们还是赶路要紧啊。”

“好,立马动身。”

005 燕宝山

走之前,莫岩看见梅雪将剩下的野菜包起来带在身上,便问道:“梅雪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岩姐有所不知,此去路途艰险,人烟稀少,说不上路上还会有些许耽搁,这些野菜就是我们的命啊,岩姐,我们不能丢了命去赶路啊。”

莫岩很是佩服,道:“还是梅雪想得周到,既然如此,那就给我吧,我带上就行了。”

梅雪就是不许,二人争执了一番,梅雪道:“岩姐,你要是不许,我就不走了。”

莫岩无奈,只好让梅雪带上,二人便很快起程。

向前走,莫岩不觉惊奇,此处的景致与别处大不相同,山不高而清雅,林不大而茂盛,地不广而平坦,群山环绕,层次错落,于是感叹道:一山有四季,十里不同天,但又不觉顿生伤感,想此处经年,或许多有变化,四处山河破落,民不聊生,这大厦将崩,岂一木能扶?

莫岩与梅雪行不几时,便到了燕宝山下,一路沿着小路上山,倒也没遇着什么阻碍,到了山腰上,远远见到几间草房子,莫岩便对着梅雪道:“爹爹生前对我说过,梦雪先生修行极高,而且他历来简朴,闲云野鹤,想必这就是他的栖身之所。我们可前去拜见。”

梅雪道:“好,梦雪先生这样的大人物,我一直以来都只是听说,今天要是能亲自见上一见,也算是了了平生一大夙愿。”

莫岩与梅雪二人前去,快要到草房跟前,突然从门里出来一个书童,问道:“两位小姐不知何事到此?”

莫岩忙施礼道:“小女子莫岩,特意前来拜会梦雪先生,烦请通报一声。”

“你们找错地方了,还请下山去吧。”那书童说罢就要转身回去,莫岩忙道:“麻烦通报一声,枫雪山庄大庄主虎敬柏之女莫岩前来探望。”

梅雪用惊奇的眼光看着莫岩,道:“原来岩姐是枫雪山庄大庄主的千金,我就知道岩姐肯定不简单。”

书童一听,思索片刻,便道:“纵使如此,可是梦雪先生行踪飘忽不定,至今一月未回。再说,梦雪先生一向不见外人,更没有接见姑娘的先例,我看你们还是请回吧。”

梅雪一听,叹气道:“岩姐,看来我们白跑一趟了。”

莫岩对书童道:“麻烦带话给梦雪先生,他若不见我,我们就一直跪在这里。”说罢,对着梅雪道:“梅雪,我们跪下。”

两个人齐齐跪着,书童觉得很无奈,又转身进了草房。

时光飞逝,几个时辰悄然而过。

梦雪先生远远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便对书童道:“你速去打发她们回去,我已无意江湖中事,所谓眼不见心不烦,听不见也就不会牵肠挂肚。”

“先生,刚才那姑娘说她是大庄主虎敬柏之女,你看这……”

“枫雪山庄大庄主与我有交,若真是如此,本当一见,可是我想她定是有事前来,非我无情无义,实在是厌倦了江湖争斗,你还是打发他们回去吧。”

书童走出草房,看见两个人还跪在那里,便道:“两位姑娘请回吧,我们家先生真的不在,你们这样跪着,要是让先生知道了,非责怪我不可。就算我求两位小姐了,请回吧。”

莫岩思忖,这老先生肯定是在远处看着我们,考验我们是否诚心。那好,我就做给你看。

莫岩对着书童说:“先生若是不见,我就长跪不起,你不用多说了,也不用管我们。”

梅雪跪着觉得很累,也很难受,说道:“这老先生也真是的,不见就不见,直接说就是了,还这么推三阻四的,岩姐,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,就当没来过。”

莫岩看了梅雪一眼,道:“梅雪,你再坚持一下,先生会见我们的。”

书童也没有办法,转入草房去了。看见梦雪盘膝坐在草席之上,便摇着头对梦雪说道:“她们就是不肯走,您看如何是好?”

梦雪叹了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这又是何必呢?”想了又想,吩咐书童说:“即使如此也不见,我难得清静,你且不要理会她们。”

此时只听得莫岩大声说道:“梦雪先生,我爹在日,常夸先生为人仗义,武艺高强,临死前再三嘱咐让我来找你。而今我爹爹他老人家含冤西去,而先生却连见上一面都不肯,爹爹在天之灵岂能安心?难道先生您就这么狠心吗?”

梅雪听了,对着莫岩说:“岩姐,你怎么不早说呢?”

莫岩心里嘀咕道:“我不早说是因为爹爹没这样说过。”不过单是说这些话也不行,于是莫岩对梅雪说道:“梅雪,我也是刚刚想起来的。”说着说着咳嗽了几声,就晕了过去。

梅雪一看,急了,忙喊着:“快来人啊,快来人啊,出事啦。”

这一招果然奏效,梦雪先生无奈,只好让书童把莫岩扶进草屋。梅雪进了草屋,见一白发飘飘,童颜仙鹤的老者坐在草席上面,忙道:“请问你是梦雪先生吗?我的岩姐跪得太久晕了过去,还请先生搭救。”

梦雪先生给莫岩把脉,发现脉象并无异常,于是劝解梅雪道:“姑娘别担心了,莫岩只是身体虚弱,休息一下就好了,你也好好休息吧。寒屋简陋,姑娘还请将就。”

梅雪忙回礼道:“多谢先生,我没事,等我的岩姐醒了我再去休息。”

“那好,请自便。”梦雪又吩咐书童道:“给两位小姐准备茶饭,另外,把偏房也收拾出来,你今晚就暂住偏房吧。”

“是,先生。”说罢,书童就出去了。梅雪道:“多谢先生款待。”

“这倒不必,姑娘,我看你们长途跋涉,身体虚弱,还是好好休息,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。”

“好,先生也早些休息。”梅雪叫醒了莫岩,为莫岩换洗了衣物,伺候莫岩吃了饭。莫岩很累,早早就睡下了,梅雪忙活了一阵,也在莫岩的旁边睡着了。

006 心心相连

天微微亮。

莫岩很早就醒了,见梅雪睡着,便给她盖好了被子。莫岩自己便推开门出去了。没走几步,只见得一个影子从面前闪过,不等莫岩缓过神来,梦雪先生就站在了莫岩的眼前。

梦雪看见是莫岩,便道:“姑娘,这么早怎么不好好休息?莫非是寒屋简陋,书童招待不周?”

莫岩大为吃惊,心里暗暗思忖,梦雪先生能察于毫末,听出微小的动静,真是高深莫测。莫岩心里暗自佩服,忙说道:“先生哪里话,我只是睡不着,想出来看看。”

“你说你是枫雪山庄大庄主虎敬柏的女儿,何以为凭?”

“先生,你可曾记得,在我小的时候,有一次您来枫雪山庄找我爹,我就在旁边玩耍,不小心摔倒了,是您把我扶起来的,难道您不记得了吗?”

“这我倒是记得,我当年和大庄主相交甚厚,这么说你还是我的侄女。你就叫我伯父吧。不过听你的说法,你爹已经仙逝?”

“伯父,说来话长,实不相瞒,我爹爹被人陷害,而今已经,已经……”

“侄女不要心急,慢慢说来。”

莫岩便将整个事情前前后后的说了一遍。梦雪听后,顿时不觉失声,人虽老,泪不老,虽然人在天涯,但是心心相连。梦雪说道:“世事无常,大庄主仁义一生,却不料遭人陷害,天理何在?侄女啊,你也不要过于悲伤了,你这次来可在这里多住些时日,等风平浪静了你再回去。”

“伯父,我已经无家可归了。我一路被人追杀,幸好路上遇见梅雪,一路历尽艰险,费尽周折,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您。伯父,说什么您也不能赶我们走啊。”

“侄女,我怎么会赶你们走,你就安心住在这里吧。你放心,这里很安全,再说,他们还不至于在我头上动土。”

“谢谢伯父,可是侄女还有一个心愿。”

“什么心愿?”

“伯父您也知道,如今天下不太平,我们总不能一直受您的庇护。我知道伯父武艺高强,还请教我们一些防身的武功。”

“习武人有习武人的苦恼,孩子,做个平凡人多好啊,你们是不会明白的。我看,你们还是呆在这里,等以后太平了,我给你们找个好人家嫁了,好好过日子。”

“伯父,我又何尝不想过平常人的日子,可是平常人有时候连活着都是奢望,连活着这起码的权利都要被人剥夺,我有什么资格去做一个平常人呢?”

“你说得也是,不过你让我再想想,你先好好休息。”

“谢谢伯父。”

梅雪醒来见莫岩不在,忙寻出来,见莫岩和梅雪先生在一起,大大松了一口气。梅雪先向梦雪先生行李,然后对着莫岩道:“岩姐,你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走了,吓死我了。”

莫岩笑着对梅雪说道:“我不是在这里吗,不要担心。”

梦雪先生看两人都出来了,说道:“既然你们都起得这么早,很难得,我让书童陪你们到山上逛逛,此处景致别有不同。不过难得还是一个人的心情,去好好放松一下。”

梅雪忙说道:“好,岩姐,我们虎口逃生,有惊无险,应该去好好放松一下。”

书童带着莫岩和梅雪上了山,梅雪先生自是回到草房里去了。可是梦雪先生左右为难,这么多年来梦雪一直不过问江湖中事,决心做个一尘不染的修行之士。但如今,一边是自己对生活的意志,一边是朋友之中的江湖恩义,该何去何从呢?

梦雪先生始终没有答应教授莫岩和梅雪武艺,莫岩心想,在这里住下去除了浪费时间外没有任何意义,再三思考后,莫岩决定再去问问梅雪先生。于是便和梅雪一起去找梦雪。

梦雪正在院子里看花,见莫岩带着梅雪前来,说道:“你们有什么事情吗?”

莫岩道:“伯父,不知道您想得怎么样了?您还是不愿意教我们武功吗?”

梦雪叹了口气,道:“侄女啊,其实论情论理我都该教授你武艺,可是我已不再过问江湖中事,也不想再收徒弟。再说,我所教授的武功,只有消除一切杂念,练习起来才会有所掌握。我看你眉目之间有一股怒气,实在不宜练武。”

“伯父,您误会了,我一个弱女子,只想学习一些粗浅的武功好在危险的时候自保,伯父,您也知道,侄女天资愚钝,不是练武的材料,也从来没有妄想过做您的徒弟。”

梅雪一看梦雪还是不肯答应,说道:“您是梦雪先生,我叫梅雪,说起来也算一种缘分,您就教我们一些防身的武功吧。我相信先生一定不愿意看到我们姐妹俩死于非命吧?”

梦雪听了,只是叹气。莫岩忙道:“梅雪不懂事,说话太过鲁莽,伯父不要怪罪。”

“侄女,你看这样行不行,我可以教你一些防身的武功,但是你要答应我,习武是为了强身健体,你万万不可别有用心啊。”

“这么说来您同意了?”

莫岩和梅雪见梦雪点头答应,一时间喜极而泣。莫岩拉着梅雪的手,激动地说道:“梅雪,你看见了吗?看见了吗?伯父答应了。从今以后,我们就不用整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了。”

梦雪见两人如此高兴,也觉得稍微宽怀。对着莫岩说道:“侄女,梅雪姑娘,我虽然答应了,但是重在自己的努力。要受很多罪,吃很多苦,你们可要做好准备呀。”

“您就放心把,我和梅雪一定会倍加努力的。”莫岩转而又想,爹爹生前说过,江湖上厉害的武功就是水雕玉,要是能学得一招半式,岂不是比学习其他武功好得多。于是莫岩便问道:“伯父,我听爹生前说您所练习的水雕玉秘籍,只有上乘境界的人才能修炼,如果境界不够,练习起来就会走火入魔,果真如此吗?”

“傻孩子,这世上没有至善的武功,但运用之人有至善的动机。不过你要真的想修炼到上乘境界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练习过程中必须消除一切杂念,专心温习,如果半途而废,将会对身体带来很大伤害。你刚开始,还是学些粗浅的武功,再说没有悟性的人,是无法练习水雕玉的,你就不要多想了。”

007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

梅雪听后稍加思索。

她对莫岩说道:“是啊,岩姐,一步登天是不可能的,我们需要一步一步来,梦雪先生说得对。”

莫岩说道:“伯父,我知道了。”

“莫岩啊,伯父这一生只收了一个徒弟,那就是残阳。我想你一定听说过吧?”

“我知道,伯父,残阳大哥在这里吗?为什么我们一直没有见到他?”

“近他母亲身体不好,他一直在家照顾,不过这几天他会回来。到时候你且随残阳去,残阳会教你们的。”

“知道了,伯父。”莫岩看着梅雪,满脸笑容。莫岩心想,人们都说梦雪不会教授任何人武艺,很多有权有势的人千里迢迢前来拜师学艺都被拒之门外。而今他竟然答应教我武艺。真是晴天霹雳,上天保佑。 

莫岩和梅雪等了几天,还是不见残阳前来,莫岩急了,问梅雪道:“你说伯父是不是在哄骗我们,他不是说他那个的徒弟残阳会回来带我们走,然后教我们武功吗?怎么到现在连个人影都没见着?”

梅雪皱起眉头想了想,说道:“岩姐,你急什么呢?反正这里又安全,景色又好,我们多呆些时日也无妨啊,没什么好着急的。”

“那我们就这样呆在这里啊?”

“也是,一直呆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,那岩姐,你说我们怎么办?”

“我们去找伯父问一下,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“好。”说着他们找到了梦雪先生,莫岩对梦雪说道:“伯父,残阳怎么还不来,您不会是骗我们吧?”

梦雪先生笑了笑,说道:“侄女,我怎么会骗你呢。我这个徒弟侍母至孝,我估计是他母亲身体不好,所以迟迟不来。你们就再等等。”

梅雪见梦雪这般言语,便道: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我们就再等等吧,岩姐,你觉得呢?”

莫岩看了梅雪一眼,转而对着梦雪先生道:“伯父,既然残阳大哥是您这一生的一个徒弟,那他一定武艺高强,一表人才,这样的话,我和梅雪都渴望能很快见到他。您看这样行不行,我们直接去找他,只要您告诉我他住在什么地方就好了。一来呢,一个男人笨手笨脚的,让他在家照顾他的母亲,我们不放心,做家务还是我们姑娘更拿手。二来,我们也可以及早受教,这岂不是两全其美吗?”

梦雪听莫岩这么一说,想了想,说道:“这样也好,残阳的家距此也不是很远,我就让书童带你们去。不过残阳待人一向比较冷待,你们要多担待。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梅雪和莫岩齐声道。

梦雪又叫来书童吩咐说:“你前去要善言致意,把我的话带给他,叫他教莫岩和梅雪一些基本的防身武功。顺便要好好保护两位姑娘的安全,不要让他们受苦。”

“是,知道了,先生。”

莫岩和梅雪到草房里收拾了一下,叫来书童一起上路了。

走了大概三十里路程,书童指着前面的小路说:“你们看,小路边上那几座草房子就是残阳的家。”

莫岩和梅雪听书童这么一说,终于松了口气,莫岩说道:“真是谢谢你了,没有你我们找不到这里。”

“这都是我应该做的,两位姑娘不要客气,还请随我前去。”

门半掩着,里边寂静一片,没有任何声响。

书童叩门,轻轻的脚步声,一个身影出现了。

书童一看,上前说道:“残阳大哥,师傅派我前来看望令堂大人,不知她老人家身体可好?”

“还好,只是有些咳嗽,我早想去看望师傅他老人家,可是家母需要人照顾,分不开身,师傅他老人家可好啊?”

“师傅很好,就是很挂念你。”

“这两位姑娘是?”

书童便将梦雪嘱咐的事情说了一遍,并将莫岩和梅雪给残阳作了介绍。残阳道:“既如此,莫岩、梅雪快快请进。”

莫岩和梅雪齐声说道:“见过残阳大哥。”

莫岩见出奇的安静,不安中有几分怪异,问道:“残阳大哥,院子里为何如此安静啊?”

“家母正在休息。”

残阳的母亲听见说话声,便醒了,直喊残阳的名字。残阳听到,立马飞奔进屋,跪在床头上,说道:“母亲,怎么了?”

“孩子,我听见人声嘈杂,是不是有客人来啊?”

“母亲,是我师父派人来看您。您稍等,我把他们叫进来。”

残阳示意,书童和莫岩、梅雪就进了屋,看见老夫人坐在床头上,书童道:“老夫人,先生很是挂念您,您一定要多保重身体。这是先生托我给您带来的山药,吃了身体会好些。看见您平安无事,先生也就放心了。”

莫岩和梅雪也来拜见老夫人,老夫人看到两位姑娘眉清目秀,楚楚动人,甚是喜欢,便对着残阳说道:“母亲这身子骨不行了,走路也不方便,做的饭菜也没胃口,孩子,你去给他们倒杯水,完了弄上一些吃的。”

“母亲,您好好休息,这些事孩子做就行了。”

老夫人又对着梅雪和莫岩说道:“你们来来来,坐下,我呀,好久没有和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说过话了,今儿个咱们好好聊聊。”

莫岩和梅雪与老夫人有说有笑,残阳见了,十分欢喜,对着莫岩和梅雪说道:“真是谢谢你们,母亲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。”

莫岩道:“残阳大哥哪里话,老夫人是你的母亲,也是我们的母亲,我们只盼着老夫人能高高兴兴,健健康康的,也就知足了。”

残阳一会忙东,一会儿忙西,但是每隔一会儿就会回来陪陪老夫人。梅雪看了,说道:“残阳大哥,有我们在这里呢,你就放心忙你的去吧。”

一会儿,饭做好了,残阳给莫岩和梅雪把饭盛上,说道:“莫岩,梅雪,吃饭了。”然后又跪在老夫人面前说道:“母亲,饭好了,您吃点吧。”老夫人慢慢坐起来,残阳便小心翼翼一口一口地喂老夫人进食,吃罢,残阳又对着莫岩和梅雪说道:“你们要是累了就休息一会儿,要是不累的话就随便走走,把这里当做你们的家就好,不要拘束。练武的事,等我回来就教给你们,我先带老夫人出去散散心。”

老夫人对残阳说:“孩子,今天就不用了,你好好陪陪莫岩和梅雪,你看人家千里迢迢的,多不容易啊。”

“这个我知道,但您的身体也很要紧啊,母亲,我会照顾好他们的。您就放心吧。”

008 老友相逢

老夫人看执拗不过,就对莫岩和梅雪说道:“我这孩子,从小就孝顺,那你们就随意,我们待会儿再聊。”

“好的,老夫人,残阳大哥,你们注意安全。”莫岩说道。

残阳背着老夫人出去了。梅雪和莫岩看了都很惭愧。莫岩心想,爹爹在日,我都没有一日孝敬过他老人家。于是不觉连连叹气。

残阳回来以后,便教莫岩和梅雪练习一些简单的招式。四个人其乐融融。莫岩和梅雪也进步得很快。慢慢地,梅雪和莫岩承担起了照顾老夫人的重任,而残阳专门教他们练武。

天空依旧很蓝,空气依旧清新,日出日落,日落日出,风风雨雨,始终如一。

莫岩和梅雪跟着残阳练习一些基本招式,就这样过了一些时日。恨云依旧在苦苦寻找着自己的蝉娟。

一日,兰花寨寨主秋寒吩咐手下人去请各大门派前来议事,不一会儿,楠炜会会长龙吟,花涧溪啸天,枫雪山庄二庄主虎敬松带人前来,各门派的人分宾主坐定,秋寒说道:“各位能来是我兰花寨的荣幸,我在这里先行谢过。”

在座的人齐声说道:“寨主客气了。”

秋寒接着说道:“冰锦宫压制我们已经很久了,如今大庄主虎敬柏已死,我们少一劲敌。不过这些都是楠炜会和花涧溪的功劳,我代表所有江湖中人对龙吟会长和啸天表示敬意,秋寒先干为敬。”

众人举起酒杯,异口同声地说道:“干。”

秋寒见大家如此亢奋,道:“话虽如此,可是冰锦宫在江湖上深得人心,清雨的水雕玉更是无人能及,如果正面为敌,就算侥幸取胜,我们也会元气大伤。今天请大家来就是要共商良策,不知诸位有没有什么好的想法?”

大家你一句我一句,场面一下子热闹起来。

这时楠炜会会长龙吟道:“大家静一静,听我一言。”

一时间大家的眼光都投向了龙吟,秋寒道:“不知龙吟会长有什么高见?”

龙吟一丝浅笑,道:“冰锦宫在江湖上深得人心,绝不可正面为敌,以我之见,我们可先派人打着冰锦宫的旗号,四处杀人放火,败坏他们的名声,然后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,共同对付清雨。我想只要我们联手,完全有战胜清雨的把握。”

众人听龙吟这么一说,七嘴八舌地说道:“真是妙啊。”

此时花涧溪啸天也出来说道:“诸位,我们还有一张,只要控制好这张,我们就会胜券在握。”

“?什么?”众人都很不解。

啸天道:“此事且不可声张,秋寒寨主,龙吟会长,二庄主,我们还是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好好商量商量。”

秋寒道:“此事容易,我们进后堂议事。”于是吩咐众人道:“大家在此等候。”

四人进了后堂,秋寒道:“这下你可以告诉我们这张了吧?”

啸天道:“实不相瞒,这张就是恨云。”

“恨云?”秋寒道,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各位,你们都知道,比起虎敬柏,恨云的旋水叠浪和落叶剑法更胜一筹,可以说举世无双,依我看来,此人要是与清雨交起手来,谁胜谁败,尚且不得而知啊。”

龙吟问道:“恨云武艺如此高强,我们要控制他,谈何容易?”

此时二庄主也附和着说道:“是啊,谈何容易?”

啸天说道:“每个人貌似强大的背后都有自己的弱点,恨云虽然武艺高强,但是我深知此人对婵娟情深意重,左右不离,在我看来,恨云为了婵娟什么事情都肯做,换句话说,只要我们控制了婵娟,就控制了恨云。”

秋寒听了拍手称快,道:“啸天真是棋高一着啊,佩服佩服。既如此,我们就高枕无忧了。”

此时二庄主突然说道:“秋寒寨主,啸天,龙吟会长,我们事先说好的,大庄主一死,我便与你们再无瓜葛,各走各的路,还请各位不要忘记昔日之言。”

龙吟听了不觉发笑,对着二庄主说道:“你退出也可以,可是你觉得自己能退得了吗?江湖中有多少人在为大庄主的事忿忿不平,如果你一旦退出,我怕有很多人要找你的麻烦。那样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。再说,凡是上过贼船的人一辈子都是贼,这个道理你不懂吗?”

秋寒道:“龙吟说得是,还请二庄主好好斟酌。”

虎敬松道:“几位的好意我心领了,而今我的目的已经达到,至于江湖中事我无心过问,各位,告辞了。”

二庄主说罢就要走,啸天出来道:“且慢,二庄主,你要是不跟我们合作也好,只是我们这些人都是做大生意的人,可都没有本钱啊。你要是决意退出也好,只不过我想枫雪山庄你就不用回去了,你还是找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去吧。”

龙吟也说道:“二庄主,我劝你一句,你还是跟我们合作,只要合作,枫雪山庄永远都是你的,再说,以后大功告成,我们一起执掌天下,岂不痛快?”

接着秋寒道:“二庄主,你不必再想,也不必再说了,总之,你还是跟我们好好合作,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。要是真的到了那个时候,恐怕大家就爱莫能助了。”

二庄主心想:好汉不吃眼前亏,我要是不跟他们继续合作,恐怕今天没命离开这里。想到这里,二庄主突然放声大笑,说道:“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人了,我刚才说的话只不过是试探你们,别说是我自己不想合作,就是你们强行不和我合作,我也不会情愿。各位,我有一个提议,我们四人就此结为兄弟,共创大业,不知意下如何?”

秋寒道:“好,我正有此意。”龙吟和啸天也点头称是。

秋寒吩咐手下人置办香案,杀鸡宰羊,买足好酒,以备结拜之用。